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人才共享平台的经济创造新效能
- 2019-06-22 -

互联网人才共享平台时代,人才应该没有边界,跨界流动寻求发展。


原Uber中国公关总监、优客工场执行合伙人高超总结了自2015年——共享经济原年——开始,共享经济以裂变之势汹涌而来,深刻改变着大众的衣食住行、工作、健康、娱乐等方方面面,包括国外的Uber、Airbnb、WeWork,到中国的滴滴、ofo、优客工场、小猪短租、在行等,推动着我们迅速进入一个“共享新纪元”。


2018年3月,滴滴已有了4亿注册用户和1500万名司机。根据《2017年滴滴出行平台就业研究报告》,共有2108万人在滴滴平台获得收入。


据普华永道管理咨询公司的报告,2014年全球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已位居个行业经济第五名,约150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将增至3350亿美元。共享经济正在成为影响全球发展的新力量。


据中国信息中心共享经济研究中心2018年2月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18》,我国共享经济继续保持高速增长,2017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49205亿元,比上年增长47.2%。2017年我国提供共享经济服务的服务者人数约为7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共享经济平台企业员工数约716万人,比上年增加131万人,占当年城镇新增就业人数的9.7%,意味着城镇每100个新增就业人员中,就有约10人是共享经济企业新雇用员工。报告预测,未来五年,我国共享经济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的高速增长。农业、教育、医疗、养老等领域有可能成为共享经济的新“风口”。


人才共享平台经济从对物的共享、空间的共享开启了经济新业态,创造了经济新业绩,并对发展到对人的共享。


人才共享平台年代,新的人才理念和用人模式不断涌现。


一、时间、知识和技能被充分共享,发挥每个人的更大效能


“不求为我所有,但求为我所用”——这是互联网时代人才共享的新理念。


人才共享平台是对人才的企业所有制、地区所有制、我国所有制的一种挑战,客观上要求从更广的角度、更大的范围、更高的效率来配置人力资源,让人才的能量和数量都得到释放。


人才不仅仅是隶属于某个企业的被雇佣者,而且是独立的产品/服务的提供者。“平台+个人”的组合模式是未来社会的普遍形式。各种众包平台在全世界范围内为人才和需求方提供交易服务,人们的工作方式逐渐开始围绕互联网平台上各种各样的工作任务单展开,人们的时间和知识技能也在重新组合,不断向着符合个人发展需求的方向优化。


例如,快约APP是一个时间和技能服务的零售平台。你可以用自己的手机“开店”,售卖自己的特长或者时间;也可以基于地理位置信息快速约到你需要的人,购买他的时间帮你解决所需,如找模特、找美发师,或者交换工作、交换技能服务。人才共享将人们闲散的时间价值化和货币化。


服务众包平台深圳智汇网的创始人说:“深圳智汇网通过十年的努力,证明了智慧共享无论对于雇主端的利益更大化,还是对于服务领域从业者的孵化成长都是有帮助的。我们希望再花十年的时间推动共享经济在中国的蓬勃发展,推动共享经济平台服务成为主流市场的有力支撑。”


企业在人力资源的管理上也开始由“独有”向“共有”转变,择需而用,择优而用,以经济的方式得到匹配的人才。


二、人才共享平台模式不断创新,越来越灵活、丰富


人才共享平台、自由职业、兼职众包等模式已从新生事物渐成发展之势。


美国为自由职业者服务更大的平台Upwork,是全球大的人力外包服务市场。据Upwork的CEO估计,未来全球自由职业市场规模可达2万亿到3万亿,人才共享市场有巨大发展潜力。


在中国,提供临时服务、满足临时需求的斗米兼职平台,上线仅100多天,用户量、商户数据、交易流水等即冲到行业排一。市场对兼职人才的需求量在不断增长,众多有各类技能的人愿意利用自己的碎片时间来提供服务,将时间转化成为经济效益。


专注于互联网职业机会的拉勾网,上线了企业外包平台“大鲲”。通过众筹、在线协作或按需雇佣的方式,链接互联网公司和人才,展开项目合作,打造高效的人才共享模式。


而企业的工作众包模式也越来越多样。这种众包模式是指一个公司或机构把过去由员工执行的工作任务,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大众网络的模式,如委托共享、借用共享、购买共享、项目式共享、候鸟式共享等(参照百度百科的定义)。


三、人才在更广阔的网络里加速流动


人才共享平台的理念和模式促进人才资源从企业内部网络流入到整个产业、地区,跨区域、跨国际的大循环中,在全社会系统内广泛流动和优化配置。


在畅销书《第三次工业革命》中,曾经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顾问的杰里米▪里夫金写道,第三次工业革命,标志着以勤劳、大量使用劳动力为特征的200年商业传奇故事结束,代之以合作、社会网络和行业专家、技术劳动力为特征的新时代。


在共享经济的背景下,在各路资本的投入加持下,各类人才共享平台的发展越来越快,人力资源的覆盖面也越来越多,而一些优质资源、稀缺资源的加速流动,带来了越来越高的社会价值。例如名校的名师资源、大城市的医生资源等。


2014年成立的“名医主刀”抓住看病难、看病贵这些新医改着力要解决的问题,在医疗业独创了“空闲床位+异地行医”的新共享经济模式。平台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等城市布点,为患者选择挂靠平台的专家进行治疗,实现医疗资源优化配置。


时代环境已经发生彻底变化,置身其中的个人也要顺乎其变。可欣慰的是,自己的变局重要可以由自己来启动按钮,重构职业和生活。


与此契机同步,每个人需要做好自己的身份和心态准备,抓住时代进步的窗口期、红利期,做自己的人生设计师,重构自我,在这个进程中注入自己的新身份,加入这场盛宴。对个人特质的开发识别能力,对互联网平台的经营协作能力,对个人品牌的塑造和营销能力,是这个时代每个人生存和发展的新的核心能力。


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依赖公司形态而存在,不再用雇主品牌为自己做背书,而是以个性化的商业模式为核心,用新身份、新思维、新能力,以及新体验,打造个人自品牌,扩大自品牌的能见度,给品牌刷脸,让自己明亮登场。


时代形式与格局的变化,必将伴随着人的重新布局与流动走向,并酝酿出巨大的商业和发展机会。


以史为鉴


在我国历史上的春秋至战国时期,人才的自主流动曾占据了主导地位。人才异国仕宦,各国都不同程度地跨越宗族甚至地域界限任用人才,以期在争霸图强的竞争中取胜。


一位优质的人才、一个富国强兵的策略,如果此诸侯不接受采纳,彼诸侯也许会接受采纳。人才有机会通过流动寻求好的发挥效用的空间。


从春秋战国至秦统一之间的200多年,为中国历史上思想火山大喷发时期,士人、智者在政治、文化舞台上更为活跃。纵横捭阖的时代,西汉人刘向所辑《战国策》33卷中,出场人物包括诸侯、学者、隐士、纵横家、游士、侠客、兵家、名将等多达600余人。


2000多年前,秦国以弱国起始,从一个偏居西土、文化落后的边陲小国,到后面力压群雄,一统天下,成为帝国崛起的奇迹。秦国“之所以并天下者,诸人之力也”。《三联生活周刊》曾刊载的《秦的诞生》一文中这样描述秦国崛起过程中重要的人才国策。


秦帝国霸业的奠基者秦孝公在公元前361年登基伊始,即发布“求贤令”,提出“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土”,明确提出招徕人才的首要标准是身怀富国强兵之策,而非门第显贵等。


自此,各国客卿就源源不断涌入秦境。除了大秦帝国制度的“总设计师”、秦孝公初年入秦的上扬,在秦国后来的六位国君统治期间,先后担任秦国相国要职的共有22人,其中18人事后人推荐的客卿,张仪、公孙衍、范睢、李斯……。秦国遂成为战国时代外籍布衣将相为密集的我国。文臣运筹帷幄,武将征战沙场,是秦国得意统一的天下中流砥柱。


秦国实行“人才推荐制”,广发延揽人才,是的很多布衣之士,能够在秦这个阻力小的空间里更大限度地发挥才智与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