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人才共享平台会成为未来的工作模式吗
- 2019-05-18 -

自由职业者平台早在20年前的欧美地区就已经诞生,他们连接着全世界各个地上千万的自由职业者与公司,每年产生上百亿美元的交易。这是典型的需求方、服务方、平台三方合作的商业模式,完全符合“共享经济“的定义。人才共享平台会成为未来的工作模式吗?


“共享经济”这个词,近年来在中国大热,创投圈里的人在热捧,创业者们在热追,从“滴滴出行”到“共享单车”,又到“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马扎”“共享女友”……似乎一夜之间,万物皆可共享。人才共享平台也会成为未来的工作模式。


通过百度百科,我们可以看到: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早期由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 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Spaeth)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Community Structure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A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中提出。共享经济现象却是在近几年流行的,其主要特点是,包括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这个第三方可以是商业机构、组织或者政府。个体借助这些平台,交换闲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或者向企业、某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经济牵扯到三大主体,即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共享经济平台作为连接供需双方的纽带,通过移动LBS应用、动态算法与定价、双方互评体系等一系列机制的建立,使得供给与需求方通过共享经济平台进行交易。


人才共享平台到底算不算共享经济

如果从百度百科里给出的定义来看,共享经济牵扯到三大主体,即:需求方、服务方、平台,现在国内外有名的“滴滴出行”“Airbnb”等互联网公司,无不都是遵循着这一标准,反观某些知名或不知名的“共享经济”类公司,诸如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等,倒是缺少了三大主体之一的“服务方“,或者说“服务方”和“平台”成了一家人,这种情况下的”共享经济“牵扯到的只有2大主体,即”需求方“与”服务方+平台“,笔者倒是认为与其叫他们为”共享经济“,倒不如说是披着”共享经济“外衣,利用互联网运作的租赁公司更合适一些。


再来说说人才共享平台,其实这个词在广告公关圈一般叫freelancer,在IT圈一般叫外包或众包,每个行业有不同的叫法,共享的人才们大部分是自由职业者。自由职业者平台早在20年前的欧美地区就已经诞生,经过多年的发展,Upwork和Freelancer这两家公司已经成长为国际巨头,他们连接着全世界各个国上千万的自由职业者与公司,每年产生上百亿美元的交易。这是典型的需求方、服务方、平台三方合作的商业模式,完全符合“共享经济“的定义。


中国人才共享平台的现状

与国外自由职业者人才共享平台的如火如荼相比,中国地区倒是显得不温不火,早在十几年前,“猪八戒“”威客中国“等类似的网站早已出现,也许是由于中国特殊的国情与市场环境,中国的自由职业者平台发展一直很缓慢,出名的”猪八戒“也是在发展9年后拿到了很大的一笔26亿元的融资。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人才共享平台“的发展也开始在中国加速,在自由职业者的细分领域,涌现出”杰客网“”自客“”特赞“等优质的互联网公司,如果说”猪八戒“是大而全,那么”杰客网“”自客“”特赞“可以说是小而精。”猪八戒“顺利融资后,投资机构的目光已经开始盯上了这些新兴的自由职业者平台。


据了解,“杰客网“的创始人何睦,在公关行业从业多年,其平台主要针对各大公司市场部进行对接,市场部大部分的需要与自由职业者协同的诸如文字创作、摄影摄像、视频制作、公关活动等工作,均可在杰客网平台上找到合适的合作对象。”自客“创始人文双,从前东家拉勾网出走后,创立”自客“,早期主要方向为互联网技术开发,”特赞“创始人范凌是哈佛大学博士,该平台专注于创意设计领域。以”杰客网“为首的这些小而精的自由职业者平台正在快速发展,持续为雇主们提供优良的人才外包服务。


目前中国的自由职业者平均年龄低于世界水平,据2015年的统计,有70%不到30岁,有26%的群体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五大城市,其余基本分布在各大中小城市。他们在成为自由职业者之前的工作年限,有超过60%不到5年。相对年轻的自由职业者们正在用自己的专业享受着自己的自由。


人才共享平台将成为未来

人类科技的不断进步使得移动互联网时代代替了工业时代,现在的一切商业核心由资本变成了人才,高科技与互联网带来的是个体作业能力变得越来越强大,很多工作是需要个人的技能和知识,这使得个人可以成为独立的服务提供商。当个人即可完成一个工作项目时,人们的观念发生了转变,与其为老板打工,为什么不为自己打工?与其天天朝九晚五去上班,为什么不呆在家里工作?与其把人生的大部分时间献给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决定生活与工作的比例?


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惊人,受到全世界的瞩目,中国的经济结构也在不断的调整和变化,2015年,中国的服务业占比首先一次超过了50%,中国政府也提出了“万众创业“的口号,这意味着创业型公司将在未来层出不穷,而初创公司受到经营成本的限制,往往1人身兼数职,而有的工作必须要专业人员才可以完成,从而导致大量的外包业务出现在市场上,目前占超过70%的业务为市场营销和品牌推广相关的文字创作、设计以及技术开发等。


全世界公认的经济发达地区是美国,而在美国的社会工作者中,自由职业者的占比已经达到34%。其他欧美发达地区的自由职业者占比也远超中国,而中国仅为10-12%左右。


2014年,在世界大的自由职业者平台Upwork上,中国的自由职业者们已经在上面挣到了5000万美元,但相比而言,目前全球接单数量大的国是印度、巴基斯坦等国。从全球自由职业者的分布来看,美国和印度更多,其次是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等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紧随其后。不管是交易规模还是整体数量,中国的人才共享平台与世界前列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但这也说明共享人才在中国的发展有极大的上升空间,毕竟中国有全球比较多的人口,是世界更大的市场。


所以,“朝九晚五”“铁饭碗“的工作愿景逐渐成为过去,”给自己打工“”服务全世界“不再成为幻想,已经开始照进现实。


“人才共享平台“即是存在多年的”共享经济“,也肯定是未来时代发展的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