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人才共享平台——未来的风靡的人才平台
- 2018-11-24 -

“人才共享”这个词,并不是一个特别新的名词。在前几年,共享经济特别火热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提出来,人才也可以共享。而且,国内已经有了很多自由职业者的人才共享平台,开始进行尝试。人才共享能够被创业者和投资人所关注,还是因为在人才的需求方和供给方都存在痛点。

需求方(企业)的痛点

对“人才共享”需求较高的显然是小微企业,包括初创企业。原因就是小微企业往往需要一些很高端的人才,但是却很难招募到这样的人。不仅仅是因为资金的问题,小微企业的雇主品牌形象也没办法和知名大企业相比。整体来看,优质的人才还是集中在大企业。

就算招到这样的优质人才,或者高潜人才,他们的培养对于小微企业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大企业有完整的培养体系,同一岗位的优质人才足够多,可以相互交流经验、对高潜进行带教。而且大企业平台大、机会多,高潜人才在岗位上有足够的锻炼机会和晋升机会。这些都是小微企业很难提供的。

对于大中型企业来讲,同样存在痛点。这个痛点在“VUCA时代”被不断放大。为了适应时代的变化,大企业的业务调整、组织变革逐渐成为了常态。业务调整看上去简单,但是一旦涉及到人的工作分配、岗位调动,就变成了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每一次大的业务调整都面临着大量的人才流失,这些流失的人才,很可能是企业未来新业务的关键人才,流失了很可惜。但是留着吧,他们又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没事做,或者做着并不喜欢的事情,敬业度下降。

除了人才的主动流失,还有被动的裁员。裁员要么支付大量的赔偿金,要么对企业的雇主品牌形象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所以现在大型企业也在寻求更加灵活的管理方式,也在不断将“灵活、变化”融入自己的价值观。知名的像百度在内部推行“合弄制”,阿里的“六脉神剑”中就有一条叫“拥抱变化”。

“人才共享”这件事情,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些问题的。小微企业可以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得到大企业高端人才的服务。大型企业在业务调整或者周期性业务高峰(比如电商的双十一)期间,可以招募到临时的人才来解决问题,而不用担心之后的人员冗余。在优质人才工作量不饱和的时候,也不用让他们自己去找一些没用的事情做,而是可以“租赁”给其他小微企业工作,由小微企业支付报酬,类似于足球赛场上的“租借球员”。


供给方(人才)的痛点

作为供给方的人才,同样存在着痛点。

为什么我们有时候不喜欢工作?是因为我们没有做我们喜欢的事情。

为什么我们这么想赚钱呢?是因为我们想赚够了钱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只不过有的人喜欢的事情高尚一些,有的人低俗一点罢了。

为什么现在“斜杠青年”越来越多呢?因为我们期望我们的人生不再单调,而是变得丰富多彩。

我觉得理想的工作应该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有价值的事情,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自由安排工作时间,在工作中能够得到能力上的成长,同时还能够保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在讲《职业锚》的时候,我总说这种理想情况是不存在的。而如果“人才共享”的模式成为主流,这些是有可能都被满足的。换句话讲,职业锚中的八种职业类型都适合做自由职业者。包括“安全稳定型”。

其实很多人内心都有一个自由职业者的梦,不敢迈出这一步,主要原因就在于承受不了这份“不安全感“。可惜,现在这个时代,连大企业都给不了我们这份”安全感“了。企业说调整就调整,说裁员就裁员。相反,未来很有可能人才共享平台能够提供这份”安全感“,因为我们不是只为一家企业服务。

人才共享的阻碍因素

既然双方都有痛点,为什么人才共享还没有蓬勃发展起来。我自己总结了三大障碍。

第1个障碍,是来自于人才的。

绝大部分人的想法,不管企业怎么变革,在企业里长期工作还是更加稳定、靠谱一些。尽管人们换工作越来越频繁,但是每次换工作的时间成本、沟通成本还是非常高的。如何能够让自由职业者有稳定的收入源,是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另外,对于一个自由职业者来讲,个人的继续成长很重要。很多人是在吃自己的老本,很难有新的成长。当一个人想去做自由职业者的时候,身边总会有朋友劝他,再积累积累再去做。人才共享平台也应该要解决他们的成长、发展的问题。

第2个障碍,是企业的意识。

企业是否愿意将自己的组织边界软化甚至打破,是人才共享模式的另一个关键问题。企业未必能接受将自己的优质员工“租借”出去。同时,也未必能接受重要的项目由自由职业者完成。这个过程中,确实会有一些风险,比如如何保证商业机密不被泄露,如何保证自由职业者的工作产出与企业的文化风格匹配,如何确保租借的员工还愿意回来。这些都是企业会担心的问题。

另外,当有了意愿之后,什么样的工作可以由自由职业者来完成,取决于企业管理者的工作任务拆解。适合自由职业者承接的工作往往很容易拆解、很容易衡量,同时不一定需要大家聚在一起才能完成。如果不具备这样的特性,可能就需要自由职业者在一个项目周期内像一个全职员工一样驻场在企业,这个时候企业是否愿意像对待全职员工一样对待自由职业者,也是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

第3个障碍,来自于社会。

想想我们在一个社交场合,会怎么介绍自己。某某公司的某某总监,某某单位的某某主任,是我们非常容易被认可的头衔。这些头衔都来自于我们长期服务的组织。一旦做了自由职业者,稳定的组织就不存在了。自由职业者还会面临来自社会认同上的一些压力。

第4个就是法律的保障。目前劳动法保护的用工模式只有正式员工、外包和劳务派遣。如何给自由职业者同等的权利和保障,也是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由于各种限制,当下的人才共享平台还不成熟,做得更多的是信息的对接。我觉得这不是当下更应该去解决的问题。当下应该解决的是如何为自由职业者提供很好的保障以及成长机会,从而让更多的人愿意加入进来。我觉得未来的一种工作状态应该是,一个人同时与多家企业建立相对稳定的服务关系,每一次的服务都根据项目来进行排期、结算。人才共享平台的工作是要去赋能,而不是信息中介。